Tuesday, August 26, 2008

阴天的歌


昨天 分開的時候
天空微微飄著細雨
車輪 駛過的痕跡
像是一道傷痕

右手 貼住了胸口
讓心跳不再顫抖
奈何 屏住了呼吸
卻擋不住淚流

我没有搭乘 磁浮的列車
故意將行李 在大廳擱著
手錶的時間 用衣袖擋著
是為了延長 這段送别的時刻
我以為將來 的氣候無常
才打包思念 卻没地方放
在前往下個 城市的路上
只好用票根的日期 紀錄憂傷


右手 貼住了胸口
讓心跳不再顫抖
奈何 屏住了呼吸
卻擋不住淚流

我没有搭乘 磁浮的列車
故意將行李 在大廳擱著
手錶的時間 用衣袖擋著
是為了延長 這段送别的時刻

我没有搭乘 磁浮的列車
故意將行李 在大廳擱著
手錶的時間 用衣袖擋著
是為了延長 這段送别的時刻
我以為將來 的氣候無常
才打包思念 卻没地方放
在前往下個 城市的路上
只好用票根的日期 紀錄憂傷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