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05, 2011

锡兰游记 - 一

说实在的,应该没有几个人会把旅游和斯里兰卡联想在一块。


可偏偏的本人就是"越没有人要去的地方,我就是要去拓荒"。就是这种思维,把我和一个孤零零在印度洋中的岛国,就这么样的联系起来了。更尤其在之后读了Reggie的「寻找在竹杆上钓鱼的人」更是认为斯里兰卡还真的是一个不可错过的旅游天堂。

在临行前,自己对于这个地方的民土风情还真的一知半解。虽然网上的资料有的是,可是总觉得前方还是透露这一点点危险的气息。家姐虽然在吩咐下前往药行集聚了一些能想像得到的应急药品,可使自己还是不放心的下了两份旅游保单。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嘛。

好啦,万事俱备,也只能好好歇息,养足精神以应备明天的未知数。

凌晨六点的航班,加上提前的登入,我们四点就抵达了廉价总站。(题外话:自从亚行取消了登记服务,采用自居的滞后,原有的登记专柜就形成了一塌糊涂的情况,什么终点的旅客都能在同一个专柜登记行李,场面实在是比以往的一塌糊涂,有过之而无不及,真的还不如回复以前的专业水平,这项小零钱也想从客人身上榨取,太让人也瞧不起了。)好不容易上了飞机,才惊觉时差慢了个两小时半,原来这么一个距离需要三个半小时的航程,也算是在下打从娘胎以来飞的最远的一次了。

迷迷糊糊的,飞机在云层上飞行了多久也没有知觉了。自到有人在惊呼窗外日出的壮观景色,我才揉着惺忪的眼睛,同样的被这一幕给震慑住了。



















摇摇晃晃~

终于抵达了简陋的斯里兰卡国际机场-katantunayake国际机场抵达站(题外话:虽然起飞与抵达终站在同一座建筑物,可是分了两个不同的名字,企图混淆视听的说,起飞:bandaranayake,抵达:katatunayake)。迎面的是一座和祥的佛像,所幸马来西亚公民旅游无需事先办签证,落地签证也在容易不过了。出了海关后,正烦恼这应该先到科伦坡呢,还是直上康迪,结果想了想,不如让这个旅程先苦后甜,先把比较劳累地放在前头,后面慢慢享受这异土风情。找着了免费从机场到巴士总站的巴士后,先前被当地旅行社缠上的麻烦事,也随着咸咸的海风忘了。在巴士总站有一趟从negombo前往kandy的直通车,只要车费130卢布,除了能体会一下reggie说的「秋明山漂移」外,更想的是看看从平原到高原的古路上的风景。车子在晃啊晃的开动下,当地人民也挤啊挤地上了车。原来前往这个斯里兰卡第二大城市的人也不少,kandy除了是高原外,也是很多旅客与人民涌向的地点。我们抵达机场的时间是当地的早晨七时许,可是太阳已经像马来西亚的十时许一样晒。



看着司机开始展示所谓的头文字D的漂移功力,路面也开始从平坦变成了蜿蜒崎岖的山路。顿时,窗外的气温也随之降低了不少,一个哆嗦,望窗外望去,看见了闻名遐迩的斯里兰卡橙黄的玉蜀黍。飘来一阵阵烫熟的玉米香味,才发觉自己已经开始饥肠辘辘了。在晃过了几个山头,我们终于在十二时许抵达了世遗文化古城-康迪。乘上当地特有的嘟嘟车,我们随意地在一家餐馆匆匆地解决了午餐候,随即联络了民宿主人给我们送上民宿,别以为在城市里的道路都是康庄的,都说了这是个高原,蜿蜒的山路总是在所难免的。把行李艰苦的搬到了房间后,才有机会细细地欣赏着远眺亚当峰的住宿。三千卢布一晚的住宿费加上西式早餐,就以这风景来说真的值得。blue haven guesthouse的老板是一个中年文质先生,先前与他电邮上来往就觉得他的热情真的让人无法挡,加上他也提供文化三角的旅团,所以我也没再做多打算的就决定住下了。虽然看官可能觉得这价钱有点儿贵了,可是他的舒适真的不在话下,加上他还免费给了我们半天的康迪城游,算是这样了。


第一天的行程总觉得干什么都不适合,只好选了看看文化舞蹈,以及较轻松的佛牙寺参拜礼。斯里兰卡在六时半已经是漆黑一片街道上在七时许已经是"翻跟斗都没车来撞你"的宁静。夜生活也不见得蓬勃,可能是因为这民风保守加上生活逼人来的因素吧!回旅舍躺了躺,也准备明天文化三角的一切事宜。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