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0, 2012

To cheerish a friendship

i am never good in dealing with my emotion of bidding farewell.
nor do i know how should the feeling of such to be handled.

it just pushed the last button of sadness and longing to be doing what the others are doing.
to have the courage of such. to have the determination of such.

in this very evening, the familiar feeling of us parting from kt revives itself.
it feels like there has been a chapter closed, which the story remains undone.
the incompleteness is eating up my mind, in this very thunder-stormy night.

i wish you well, for the persistent steps you took.
and you're my role model, for realizing what you've dreamed of.
for the road not taken, is the characteristics assurance of a brave self.

Ka kite anō, maybe, in aotearoa 

Saturday, July 14, 2012

希腊

他就好像是我认识的一个人,不是某某人,而是一个复数。
虽然我没有办法想的清楚,但是在这个特定的场合,做出某种特定的动作,也许是三种、四种特定的动作,组合起来,然后再各种角度上显示出来。
那种感觉真的很真实。
也好像是你在很远、很远、的地方观察一样。
……然后有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世界真的很小……
--村上春树《远方的鼓声》

读完了图文并茂的《希腊·村上春树与猫》,
我就决定要好好搜罗《远方的鼓声》来看一看。

可能这本书遇上了村上先生精神颇为不济的时刻所写下的
字里行间,还是透露着那个慵懒的感觉。

在这雨后下午时分,呷着白咖啡的慵懒下午,
我,看到了爱琴海。



Saturday, May 05, 2012

宝岛行

以前总听说谁和谁又从台湾回来了,
说着这个美丽岛屿给人带来的感动,
那么多的不舍,还有留了不知多少的口水。

总觉得这些人有时候是过分的夸张, 给了这些(我)还没有感动过的人太多的幻想。
终于下定了决心,不管能不能去,都给自己买了机票往美丽的宝岛。

二月许买的机票,两个月零零星星的筹划,
四个忐忐忑忑的马来西亚人,乘搭着四个多小时的全亚洲航空,
展开了一个向台湾朝圣的旅途。

原本就计划的超级旅程,因为梅雨的到来,大大打了折扣。

在这个美丽的岛屿,想要用最短的时间cover完全部景点,
我跟你说,是一种浪费。

你在高雄的时候,因为前一晚的湿嗒嗒,迫不及待想离开,
可是你会因为今天早上的雨后怡人,忍不住就待多了一个晚上。

你在总于鼓起勇气离开的时候,因为日月潭的魅力与震惊,
还有懒庸庸的高山内湖泊的绿色酚多精,不情愿地又被消耗了旅程的一天。

初到灼热的台北,你不禁地咒骂自己的冲动离开了舒服的台中,
可是这里的重庆南路,八德光华,宁夏、临江、师大又把你给重重缠住。

九份的老街,简直就是一股的感动,临山面海的小镇,
加上芋圆的香气,红糟肉圆的后劲,各式的小吃,简直就是我这老饕的致命伤。

我赞叹台湾的节能、环保的努力,
我看见民族的自强不息,
我体会一个民族的引以自豪,
我旁观的一个历史齿轮压碾出来的韧性民族,
我为一个能保存原住民于微的国家而骄傲。


台湾,truly 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