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11, 2014

Mitty-ism

"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
Ever since the trailer was available online it has always been the most wanted to watch show on my list.
Finally, I've determined to leave my ugly man cave and decided to get a "life".

The movie started at describing the mid-life crisis of Walter Mitty, which, kinda approaching my life in near future. And then he's decided to track down the assignment of No 25, from Greenland to Iceland, back to US and set on foot again from Yemen to Afghanistan to the top of the world at Himalayan peak.

This takes some sort of courage.
Though some of the plot we may rolling on the floor laughing at his quirky sense of humour, but the underlying side of the acts lies certain degree of truth which we used to deny much.

The travelling and adventures has brought my mind back to the European Getaway I had last year.
I must admit, for that few seconds, I did zoned out like Walter did. Sometimes you just can't help but to scrutinize the every wonderful travel moment, be it from the mesmerizing Prague or to the Vatican in awe.

This takes some level of determination in oneself, too.
For this brand new year, I shall try to accomplish some task which is long due in life. Like taking up a further degree perhaps? Or carry forward my last year's resolution in searching my "rib-carrier"? Haha...An adventurous year to be unfold!


Thursday, August 01, 2013

环欧

怎么样,还习惯那边的生活吗?

一句那么无心的问候,往往会激发起自己一丝淡淡的离愁。
说实在话,能不习惯吗?
享受生活啊、乐活啊、什么的寓工作于娱乐啊、人家这里哪一样不是比你们家做的透彻的。

有时想想自己也忒腻的犯贱,为什么总逃避自己该怎么生活呢?
成天困在那白袍的后面,有时想想自己是不是就这么一辈子了。
前辈说了一句警世恒言,可不想到时候老到拿着注射器的时候都会手抖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真的不行了吧。
感谢公司这一次给的越洋培训机会,才成全了鄙人一直以来的梦想。

世界真的很不一样,更尤其是你从布达佩斯的苏联纪念丘上望下来的时候。
同样的,阴冷的天气似乎有一丝的回暖,更当你在布拉格的老镇喝着暖暖的一杯热红酒。

萨尔斯堡上的突然天晴,驱散了笼罩着城镇的雾气时,也仿佛像自己一直以来的忧郁情绪,豁达了。

埃尔菲塔的壮观与凯旋门的巍武,或许就是提醒自己该留意那人性的一面,切勿为了生活而器械化。

哈尔斯塔特的世外桃源被抄袭在中国的广东,也不就是人们追求纯朴美的体现吗?
伦敦的热闹与人潮,我相信也不仅仅为了向自己的梦想地朝拜而来。
多得是人们为了来看看着充满传奇色彩的古阿瑟王朝遗留下来的产物。
西敏寺与大笨钟也遥望,白金汉宫的森严,伦敦桥的壮观,静静的叙述着古老的皇室的故事。


你说吧,人欢庆的元素怎么都离不开酒精呢?
慕尼黑的啤酒园里头的金黄液体,充分的表现了人们为了麻木现实生活的借口。

瓦豪山丘上以前还住着一位英国国王呢!
多瑙河的绚丽也不会因为多瑙河节的音乐有多大生而黯然失色。

怎么样?看得有点来不及了吧?鄙人就只不过绕了好几个国家而已。

说到意大利吧,罗马、弗拉伦萨、米兰及威尼斯,真的还是弗拉伦萨比较对胃口。
看着美帝奇当年辉煌的荡然无存,遗留给世人的一座美轮美奂的多摩。
当年的勾心斗角,也不过给时间老人的一啖。
米开朗基罗的大卫,拉斐尔的油画,贝利尼的壁画,还有久不可溯的劳崑……
分别就为了这在历史上文艺复兴期里扮演着重要角色的古老城市,添增了一些神秘的气息。

说说梵蒂冈吧,踏在这片神圣的土地上时,感觉就像领了时间的圣洗般。
美梦成真了吧,我心想。

在柏林看着当年划分亲人的柏林墙的残垣,以及踏在希特勒第一次向当年的众议院宣称自己是总统的莱斯塔,
感觉这德国民族还是挺为过去的纳粹主义而骄傲。
现在总不能张张扬扬的体这敏感话题。
可是城市各角落还是静静的向前来的游客悄悄叙述着那时候占领世界的情绪。

克罗地亚为了欢庆成为欧盟的第二十八个成员国时,萨克勒布的人民无不为这振奋人心的消息欢腾。
接下来的就是如何振兴本家的实力,以免成为第二个希腊把我说。

再看看那个与世无争的苏黎世、日内瓦、阿姆斯特丹与哥本哈根的魅力,算算也就是这样了。
总觉得没什么时间留给这美丽的维也纳。
可叹扼腕的事情是原来世界大同的地球村概念还真的离现实很远。
这个旅途看的还是人对生活的态度。如何在挫败后的浴火重生,很重要。

Saturday, October 20, 2012

To cheerish a friendship

i am never good in dealing with my emotion of bidding farewell.
nor do i know how should the feeling of such to be handled.

it just pushed the last button of sadness and longing to be doing what the others are doing.
to have the courage of such. to have the determination of such.

in this very evening, the familiar feeling of us parting from kt revives itself.
it feels like there has been a chapter closed, which the story remains undone.
the incompleteness is eating up my mind, in this very thunder-stormy night.

i wish you well, for the persistent steps you took.
and you're my role model, for realizing what you've dreamed of.
for the road not taken, is the characteristics assurance of a brave self.

Ka kite anō, maybe, in aotearoa 

Saturday, July 14, 2012

希腊

他就好像是我认识的一个人,不是某某人,而是一个复数。
虽然我没有办法想的清楚,但是在这个特定的场合,做出某种特定的动作,也许是三种、四种特定的动作,组合起来,然后再各种角度上显示出来。
那种感觉真的很真实。
也好像是你在很远、很远、的地方观察一样。
……然后有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世界真的很小……
--村上春树《远方的鼓声》

读完了图文并茂的《希腊·村上春树与猫》,
我就决定要好好搜罗《远方的鼓声》来看一看。

可能这本书遇上了村上先生精神颇为不济的时刻所写下的
字里行间,还是透露着那个慵懒的感觉。

在这雨后下午时分,呷着白咖啡的慵懒下午,
我,看到了爱琴海。



Saturday, May 05, 2012

宝岛行

以前总听说谁和谁又从台湾回来了,
说着这个美丽岛屿给人带来的感动,
那么多的不舍,还有留了不知多少的口水。

总觉得这些人有时候是过分的夸张, 给了这些(我)还没有感动过的人太多的幻想。
终于下定了决心,不管能不能去,都给自己买了机票往美丽的宝岛。

二月许买的机票,两个月零零星星的筹划,
四个忐忐忑忑的马来西亚人,乘搭着四个多小时的全亚洲航空,
展开了一个向台湾朝圣的旅途。

原本就计划的超级旅程,因为梅雨的到来,大大打了折扣。

在这个美丽的岛屿,想要用最短的时间cover完全部景点,
我跟你说,是一种浪费。

你在高雄的时候,因为前一晚的湿嗒嗒,迫不及待想离开,
可是你会因为今天早上的雨后怡人,忍不住就待多了一个晚上。

你在总于鼓起勇气离开的时候,因为日月潭的魅力与震惊,
还有懒庸庸的高山内湖泊的绿色酚多精,不情愿地又被消耗了旅程的一天。

初到灼热的台北,你不禁地咒骂自己的冲动离开了舒服的台中,
可是这里的重庆南路,八德光华,宁夏、临江、师大又把你给重重缠住。

九份的老街,简直就是一股的感动,临山面海的小镇,
加上芋圆的香气,红糟肉圆的后劲,各式的小吃,简直就是我这老饕的致命伤。

我赞叹台湾的节能、环保的努力,
我看见民族的自强不息,
我体会一个民族的引以自豪,
我旁观的一个历史齿轮压碾出来的韧性民族,
我为一个能保存原住民于微的国家而骄傲。


台湾,truly asia。

Sunday, November 13, 2011

锡兰游记 - 完结篇

早上天亮得比较早,每每睡醒的时候总是五点多凌晨。

反正自己也没有睡回笼觉的习惯,倒不如早起,到附近吃了早餐后,就想看看当地人的日常。
在民宿往海边走,我们看见了大家都撑着五颜六色颜色鲜艳的雨伞,听说现在是季候风,雨季也随之而来。我们到的时候天气宜人,有小雨,可是也不太炎热。

走着走着,我们走到了bambalapitiya的火车站,才发觉原来人们都是“跳”着下火车,到站了只看见人是一个、两个的往轨道上跳地下车,让我们两个城市怪人看得目瞪口呆。接着雨也就越来越大,我们只好到当地著名的超市Keel避雨,姐姐也随手买了些当地零嘴为手信。

接着看看时间也到了与之前民宿老板Mr Linton约好的,到colombo火车站领回失落的手机。打着当地的巴士往市中心区,才发觉交通简直是瘫痪了一样。车龙延续了好几公里,沿海公路也因此堵塞了。看着雨中的总统府,希尔顿酒店,在建着的香格里拉,斯里兰卡确实不如想象中的落后。内战为这国家带来一定的伤害,可是也因此激发了人民的斗志,要把国家从内战中振兴过来。因此,我们一路上看见三步一小岗,五步一大岗的军队对哨站,也不无理由。有些建筑的墙面还是看见了弹孔,不得不为这国家的平静而欢呼,对街道上的军人肃然起敬。听之前的司机说,国内最大的职业就是这些部队与警察,想必是要为维护国家的和平而出一份绵力吧!

之后本来想到pettah市场走走,博物院看看,可是都嫌雨下得不好,湿嗒嗒的,都没去成,反而到了政府经营的Laksala商场逛逛。看着晶莹剔透的宝石专卖店,我们为妈妈提早买了圣诞礼物。这边的半宝石(semi precious stone)的价格合宜,相信是因为官办的,所以也不刻意的装潢及宣传。识货的人都会到这儿逛逛。

接下来我们就到茶叶专卖店狂扫货。这边有好几家大牌子,Dilmiah, Boh, Mlesna等等的,都是搜罗了全国最好的茶叶,所以价格在colombo会比在kandy的便宜,因为加工厂就在市区本身。建议要卖茶叶可千万不要到kandy等胜地购买,分分钟会比大市区的来得贵。
结束了疯狂的采购,我们很勉强地塞进了行李箱后,也就依依不舍的挥别着民风淳朴的城市,

总的来说,斯里兰卡算是一个较不错的城市,可能是从内乱在挣扎的康复中吧,我们才得以看见了很真实的一面、很努力生活的一面、开始有了些闲情来招待外来者得一面。我说实在的还会回到这城市来,可能是看看茶田,看看亚当峰上的天空寺庙一览,pinnawela的大象孤儿院,有个遗憾的就是我没有机会看到在竹竿上钓鱼的人。斯里兰卡,加油吧!期待你把触角伸向世界的一日!

锡兰游记 - 四

几乎所有当地人知道我们将前往colombo的时候,都不约而同皱了眉头说那边没什么东西,为什么要到那边去。看来当地人都不太喜欢colombo这个大都市。其实也不管,反正最后这两天我们要的就是追寻心灵上的慰籍,以慰劳这两天疲累的身心简单来说就是血拼就勇敢地过来了。

本来想尝试一下什么叫海岸线铁路,波莱坞式的火车之旅,可是旅社老板就告诉我们说火车票现在千金难求,还不如我们自己打冷气巴士下去。想了想,唯有这么办了。

第二天早上用过早产后,结了帐,也就让司机帮我们送往长途巴士站。临上车前我们还给了司机50零吉马币作为酬劳,让他笑得见牙不见眼了。把行李箱及背囊搬上车后,我们也就再次把时间耗在这四个小时的车程上。二姐在这时候突然问了一句:你的手机呢?我下意识往口袋一探,却发现是空空如也!心急如焚的我不断向隔壁的曾可来回地骚扰及四下摸索,结果才想起可能是掉在司机的车里了。急急拨了电话给旅社老板,确定了手机的下落,也幸亏他明天会下colombo招徕客人,千托万托他顺便把手机给捎了过来,才稍稍的安心继续上路。

这里的长途巴士不是2+2,是直接5个座位一字排开,中间的座位时可折叠式,有人的时候就会摊开来,没有人的时候就可以折叠回。实在是让我大开眼界。

到要进colombo的时候我们才发觉原来老板介绍的民宿实在我们不熟悉的地方。向隔壁的一个帅帅的斯里兰卡少年达到听了,原来她也要到那一带,正好我们就随着他在colombo总车站打往郊外的巴士。colombo的县都划分成不同的区,由几个小镇组成一个划分区,我们要前往的地方是bambalapitiya,连同周遭两个小镇组成了colombo 4。找到了那间民宿后,原来是有一对夫妇所经营的,没有大肆宣传的招牌,静静的呆在一条小巷里静候他的客人。从外面看起来就像是一幢极其漂亮的两层式洋房,楼下是夫妇的日常生活空间,楼上划分成了五间客房,一个偏厅,阳台,及男主人的办公室。这里房间有限,所以尽可能的县拨电查询 Mrs Settupathy。我们要了间有冷气的、洗手间内置式的双人房间,价钱远远比其他来得便宜,3200卢布一晚,不备早餐。到了那里,我们就匆匆赶往斯里兰卡的著名商场—ODEL去疯狂进货了。

ODEL里头真的是什么都有,类似斯里兰卡的百盛,如果你会找,在里头还能翻出一两件超廉价的名牌,都是剪牌货(题外话:斯里兰卡很多外国名牌的制衣厂,假设今年要下一千件的订单,就必须要制五百间额外的内地行销,据说是政府的规定)。买了七七八八后,我们押拖着沉重的脚步回民宿休息,打算就在那儿附近解决晚餐。

六点半,街道上已经是漆黑一片,我俩在路上走着也不懂该拿什么填饱肚子,突然发觉有一家餐馆人头涌动,就近去看了看。原来是一间斋馆。他里头有很多各式各样色彩鲜艳的糕点,然后们就要了那儿出名的chapatti和phratha。这边当地人进食都十分豪爽,什么都是一大盘一大盘的,我们尝了那边鹰豆咖喱,还有面食,都觉得味道相当不错。

结束了第一天在都市的闲逛,找周公去了。

Thursday, November 10, 2011

锡兰游记 - 三

据说狮子山就是古王的"酒池肉林"。除了在山脚下看见设计得有相当规模的御花园,还可以看见相当复杂的防御设计。

在一千两百零二级的石阶上,坐落的谋朝篡位的古王宫殿。我们从山下开始,耗费了近四十五分钟,到达了保留的相当完美的壁画石窟,「吃风」编辑有说过其中有的多了个乳房,少了个手掌,可是我们很努力地看,也没看出个什么。反而当时的绘画技术已经是相当成熟了,仕女图在黄姜汁及原始颜料的彩绘下,个个仿佛跃于纸间,神情既庄重又带着一点的欢乐。从石窟眺望,整个古迹的鸟瞰图一览无遗,有那么一点的兴奋,也有那么一点佩服古人的鬼斧神工。


再往上走,我们经过了镜面墙,看着历年来的赞叹字句,也不得不对政府保留古迹的心力彻底的折服。反观我们国内的古迹,能拆的,该让路的,都七七八八的不见了。看见山上的一位警察,才听说了她每天都必须走着一段路上山,同一条路下山,难怪他的体魄如此健壮。镜面墙之后,我们来到了狮子爪,也就是真正的狮子山下。狮面已经无法考究,剩下的狮爪还是完好无缺。稍做歇息后,我们与一同的英国夫妇竞赛,往山顶冲去。看见只剩下遗址的王宫,往下望,可以想像当年威武的君临天下。古代泳池,王座等都依稀可辨。往回走,才发觉整个过程还不及两个小时啊!一路上看见的都是外国观光客,更尤其以日本的旅客为多,上了年纪的也不怕辛劳,依旧往上爬。

看见了昔日的王座,人去楼空,宏伟的建筑只剩废墟,时过境迁的感慨。从山上走下来,一路上都是兜售纪念品的商贩,可能这不是旅游旺季吧,还真的门可罗雀。

狮子山下来后,几经虚脱的两个城市人,找了间午餐店,匆匆解决了后往polonnaruwa古城出发。

polonnaruwa还保留着相当完整的古寺庙。里头膜拜的的场所真的不少,到处都可以看见学生团,可能是为了在历史课上要有好成绩吧!我们还看见了不少是被刻画着联合国世界遗产的图样,仿佛在提醒人们要好好保护着如此珍贵的文物,也要让后代们懂得自己的根是何去何从。stupa林立在古迹中,这里我们也看见了相当完善的排污沟规划,建筑散乱林立的有序。其中最特别的是一个荷花池,形状以莲花盛开的样建造,咋眼望下去就像是个万花筒,可是色彩较为单调的说。


已经是近乎虚脱状态的两个人,坐上了车子回到kandy的旅舍后,随意地进了晚餐,就和老板讨了colombo较便宜的客栈联络方式后,已经就是会周公了。值得一试的事:当地的啤酒-lion legar,虽然香醇谈不上,不过顺滑入口是还真的不错喝。



收拾妥当了后,就往最后一个地点colombo出发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