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13, 2011

锡兰游记 - 完结篇

早上天亮得比较早,每每睡醒的时候总是五点多凌晨。

反正自己也没有睡回笼觉的习惯,倒不如早起,到附近吃了早餐后,就想看看当地人的日常。
在民宿往海边走,我们看见了大家都撑着五颜六色颜色鲜艳的雨伞,听说现在是季候风,雨季也随之而来。我们到的时候天气宜人,有小雨,可是也不太炎热。

走着走着,我们走到了bambalapitiya的火车站,才发觉原来人们都是“跳”着下火车,到站了只看见人是一个、两个的往轨道上跳地下车,让我们两个城市怪人看得目瞪口呆。接着雨也就越来越大,我们只好到当地著名的超市Keel避雨,姐姐也随手买了些当地零嘴为手信。

接着看看时间也到了与之前民宿老板Mr Linton约好的,到colombo火车站领回失落的手机。打着当地的巴士往市中心区,才发觉交通简直是瘫痪了一样。车龙延续了好几公里,沿海公路也因此堵塞了。看着雨中的总统府,希尔顿酒店,在建着的香格里拉,斯里兰卡确实不如想象中的落后。内战为这国家带来一定的伤害,可是也因此激发了人民的斗志,要把国家从内战中振兴过来。因此,我们一路上看见三步一小岗,五步一大岗的军队对哨站,也不无理由。有些建筑的墙面还是看见了弹孔,不得不为这国家的平静而欢呼,对街道上的军人肃然起敬。听之前的司机说,国内最大的职业就是这些部队与警察,想必是要为维护国家的和平而出一份绵力吧!

之后本来想到pettah市场走走,博物院看看,可是都嫌雨下得不好,湿嗒嗒的,都没去成,反而到了政府经营的Laksala商场逛逛。看着晶莹剔透的宝石专卖店,我们为妈妈提早买了圣诞礼物。这边的半宝石(semi precious stone)的价格合宜,相信是因为官办的,所以也不刻意的装潢及宣传。识货的人都会到这儿逛逛。

接下来我们就到茶叶专卖店狂扫货。这边有好几家大牌子,Dilmiah, Boh, Mlesna等等的,都是搜罗了全国最好的茶叶,所以价格在colombo会比在kandy的便宜,因为加工厂就在市区本身。建议要卖茶叶可千万不要到kandy等胜地购买,分分钟会比大市区的来得贵。
结束了疯狂的采购,我们很勉强地塞进了行李箱后,也就依依不舍的挥别着民风淳朴的城市,

总的来说,斯里兰卡算是一个较不错的城市,可能是从内乱在挣扎的康复中吧,我们才得以看见了很真实的一面、很努力生活的一面、开始有了些闲情来招待外来者得一面。我说实在的还会回到这城市来,可能是看看茶田,看看亚当峰上的天空寺庙一览,pinnawela的大象孤儿院,有个遗憾的就是我没有机会看到在竹竿上钓鱼的人。斯里兰卡,加油吧!期待你把触角伸向世界的一日!

锡兰游记 - 四

几乎所有当地人知道我们将前往colombo的时候,都不约而同皱了眉头说那边没什么东西,为什么要到那边去。看来当地人都不太喜欢colombo这个大都市。其实也不管,反正最后这两天我们要的就是追寻心灵上的慰籍,以慰劳这两天疲累的身心简单来说就是血拼就勇敢地过来了。

本来想尝试一下什么叫海岸线铁路,波莱坞式的火车之旅,可是旅社老板就告诉我们说火车票现在千金难求,还不如我们自己打冷气巴士下去。想了想,唯有这么办了。

第二天早上用过早产后,结了帐,也就让司机帮我们送往长途巴士站。临上车前我们还给了司机50零吉马币作为酬劳,让他笑得见牙不见眼了。把行李箱及背囊搬上车后,我们也就再次把时间耗在这四个小时的车程上。二姐在这时候突然问了一句:你的手机呢?我下意识往口袋一探,却发现是空空如也!心急如焚的我不断向隔壁的曾可来回地骚扰及四下摸索,结果才想起可能是掉在司机的车里了。急急拨了电话给旅社老板,确定了手机的下落,也幸亏他明天会下colombo招徕客人,千托万托他顺便把手机给捎了过来,才稍稍的安心继续上路。

这里的长途巴士不是2+2,是直接5个座位一字排开,中间的座位时可折叠式,有人的时候就会摊开来,没有人的时候就可以折叠回。实在是让我大开眼界。

到要进colombo的时候我们才发觉原来老板介绍的民宿实在我们不熟悉的地方。向隔壁的一个帅帅的斯里兰卡少年达到听了,原来她也要到那一带,正好我们就随着他在colombo总车站打往郊外的巴士。colombo的县都划分成不同的区,由几个小镇组成一个划分区,我们要前往的地方是bambalapitiya,连同周遭两个小镇组成了colombo 4。找到了那间民宿后,原来是有一对夫妇所经营的,没有大肆宣传的招牌,静静的呆在一条小巷里静候他的客人。从外面看起来就像是一幢极其漂亮的两层式洋房,楼下是夫妇的日常生活空间,楼上划分成了五间客房,一个偏厅,阳台,及男主人的办公室。这里房间有限,所以尽可能的县拨电查询 Mrs Settupathy。我们要了间有冷气的、洗手间内置式的双人房间,价钱远远比其他来得便宜,3200卢布一晚,不备早餐。到了那里,我们就匆匆赶往斯里兰卡的著名商场—ODEL去疯狂进货了。

ODEL里头真的是什么都有,类似斯里兰卡的百盛,如果你会找,在里头还能翻出一两件超廉价的名牌,都是剪牌货(题外话:斯里兰卡很多外国名牌的制衣厂,假设今年要下一千件的订单,就必须要制五百间额外的内地行销,据说是政府的规定)。买了七七八八后,我们押拖着沉重的脚步回民宿休息,打算就在那儿附近解决晚餐。

六点半,街道上已经是漆黑一片,我俩在路上走着也不懂该拿什么填饱肚子,突然发觉有一家餐馆人头涌动,就近去看了看。原来是一间斋馆。他里头有很多各式各样色彩鲜艳的糕点,然后们就要了那儿出名的chapatti和phratha。这边当地人进食都十分豪爽,什么都是一大盘一大盘的,我们尝了那边鹰豆咖喱,还有面食,都觉得味道相当不错。

结束了第一天在都市的闲逛,找周公去了。

Thursday, November 10, 2011

锡兰游记 - 三

据说狮子山就是古王的"酒池肉林"。除了在山脚下看见设计得有相当规模的御花园,还可以看见相当复杂的防御设计。

在一千两百零二级的石阶上,坐落的谋朝篡位的古王宫殿。我们从山下开始,耗费了近四十五分钟,到达了保留的相当完美的壁画石窟,「吃风」编辑有说过其中有的多了个乳房,少了个手掌,可是我们很努力地看,也没看出个什么。反而当时的绘画技术已经是相当成熟了,仕女图在黄姜汁及原始颜料的彩绘下,个个仿佛跃于纸间,神情既庄重又带着一点的欢乐。从石窟眺望,整个古迹的鸟瞰图一览无遗,有那么一点的兴奋,也有那么一点佩服古人的鬼斧神工。


再往上走,我们经过了镜面墙,看着历年来的赞叹字句,也不得不对政府保留古迹的心力彻底的折服。反观我们国内的古迹,能拆的,该让路的,都七七八八的不见了。看见山上的一位警察,才听说了她每天都必须走着一段路上山,同一条路下山,难怪他的体魄如此健壮。镜面墙之后,我们来到了狮子爪,也就是真正的狮子山下。狮面已经无法考究,剩下的狮爪还是完好无缺。稍做歇息后,我们与一同的英国夫妇竞赛,往山顶冲去。看见只剩下遗址的王宫,往下望,可以想像当年威武的君临天下。古代泳池,王座等都依稀可辨。往回走,才发觉整个过程还不及两个小时啊!一路上看见的都是外国观光客,更尤其以日本的旅客为多,上了年纪的也不怕辛劳,依旧往上爬。

看见了昔日的王座,人去楼空,宏伟的建筑只剩废墟,时过境迁的感慨。从山上走下来,一路上都是兜售纪念品的商贩,可能这不是旅游旺季吧,还真的门可罗雀。

狮子山下来后,几经虚脱的两个城市人,找了间午餐店,匆匆解决了后往polonnaruwa古城出发。

polonnaruwa还保留着相当完整的古寺庙。里头膜拜的的场所真的不少,到处都可以看见学生团,可能是为了在历史课上要有好成绩吧!我们还看见了不少是被刻画着联合国世界遗产的图样,仿佛在提醒人们要好好保护着如此珍贵的文物,也要让后代们懂得自己的根是何去何从。stupa林立在古迹中,这里我们也看见了相当完善的排污沟规划,建筑散乱林立的有序。其中最特别的是一个荷花池,形状以莲花盛开的样建造,咋眼望下去就像是个万花筒,可是色彩较为单调的说。


已经是近乎虚脱状态的两个人,坐上了车子回到kandy的旅舍后,随意地进了晚餐,就和老板讨了colombo较便宜的客栈联络方式后,已经就是会周公了。值得一试的事:当地的啤酒-lion legar,虽然香醇谈不上,不过顺滑入口是还真的不错喝。



收拾妥当了后,就往最后一个地点colombo出发啦~

Sunday, November 06, 2011

锡兰游记 - 二

第二天早晨,在享用了员工为我们送上的西式早餐以及锡兰红茶后,我们就扛这一个巨大的背包,以及一位超级平易近人的司机,踏上我们文化三角之旅。

首先第一站来到了dambulla,以石窟佛像闻名的金佛寺。我们参观了金佛与金佛塔后,原本以为这就结束了,怎知司机告知我们往山上走去还有一个石窟,那个才是观光地的重点。好咯,就硬着头皮,往有点陡的山路上走去。一路上不乏买纪念品的小贩,也有很多狗只,慵懒地躺在路中间晒日光浴。我们有很努力的想往上走,可是步伐却越来越沉重。兴许是还没有暖身的缘故吧。我们未免坏了之后的行程,只好放弃了往回走。走到山下反而被司机嘲笑说我们真的没什么运动细胞,还真的只能讪讪而走了。

之后经过了一个小镇-matale,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有一座满雄伟的兴度庙。可能再返修的过程中吧,庙上的雕像都是土色的,缺少了该有的生气。可是就近点看,那栩栩如生的雕像还真的能把你给吸引住。除了有骑着大马的shiva,还有孤单的ganesha,prawati就站在他们的上头傲视一切。庙宇的后座突然传来的一阵喧闹声,原来是一座极简陋的学堂。(题外话:在走过柬普寨后的斯里兰卡,原来教育的普及化能对一个国家有如此深远的影响力,再苦也不能苦孩子,再穷也不能穷教育,建国之基,立国之本,在斯里兰卡让我深深体会到了)。

接下来我们就被领到了锡兰建国古都-anuradhapura。在进入古迹前要先买套票,55美金,能浏览接近十二个观光点,还有几个博物院等等。考古博物院很详尽的记载了当时的文化与宗教信仰,以及出土的一些古币,雕像等等。其中还在户外展示了早期僧侣的如厕,解释了如何利用早期的过滤系统来还原尿液中的水分。古迹里头只剩下的就只有一座蔚蓝色的佛塔,以及一棵千年菩提树。听隔壁家的导游解释,塔上镶有一颗硕大的水晶,说是避雷用的。塔的一方还有佛陀四轮回像,让我最感兴趣的是一座说是未来佛陀转世的样貌,打扮以及手握着的佛杖还真的与众不同。据说在六月计七月中旬,有关当局会在佛踏上布置了彩灯,以欢迎节庆,届时从四面八方来的佛教徒都会积聚一堂,诵经礼佛。另一厢,在千年菩提树下的寺庙里,我们看见两个青年手握着彩绘颜料,很努力及细心地为门上方的祥云团上最后的着色。(题外话:在斯里兰卡有很多讨小费的习惯,能免则免,也要小心不要随意接受陌生人给的东西,要不然后患无穷)。虔诚的心,还真不容人忽视。


走完这些点,已经是午餐时分。尝过了道地的斯里兰卡"大盘饭"后,已经是接近虚脱的状态。在做了两个小时的车,我们来到了sigiriya近农村的地方留宿,以准备明天攀登狮子山的壮举。这间greenpalace 是老板的朋友开的,本人是不十分推荐,不过既然在配套当中,也没什么好嫌弃的(题外话:防虫功夫要做得好,防虫油,喷雾等的,千万不要吝啬,否则就是苦了自己)。

Saturday, November 05, 2011

锡兰游记 - 一

说实在的,应该没有几个人会把旅游和斯里兰卡联想在一块。


可偏偏的本人就是"越没有人要去的地方,我就是要去拓荒"。就是这种思维,把我和一个孤零零在印度洋中的岛国,就这么样的联系起来了。更尤其在之后读了Reggie的「寻找在竹杆上钓鱼的人」更是认为斯里兰卡还真的是一个不可错过的旅游天堂。

在临行前,自己对于这个地方的民土风情还真的一知半解。虽然网上的资料有的是,可是总觉得前方还是透露这一点点危险的气息。家姐虽然在吩咐下前往药行集聚了一些能想像得到的应急药品,可使自己还是不放心的下了两份旅游保单。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嘛。

好啦,万事俱备,也只能好好歇息,养足精神以应备明天的未知数。

凌晨六点的航班,加上提前的登入,我们四点就抵达了廉价总站。(题外话:自从亚行取消了登记服务,采用自居的滞后,原有的登记专柜就形成了一塌糊涂的情况,什么终点的旅客都能在同一个专柜登记行李,场面实在是比以往的一塌糊涂,有过之而无不及,真的还不如回复以前的专业水平,这项小零钱也想从客人身上榨取,太让人也瞧不起了。)好不容易上了飞机,才惊觉时差慢了个两小时半,原来这么一个距离需要三个半小时的航程,也算是在下打从娘胎以来飞的最远的一次了。

迷迷糊糊的,飞机在云层上飞行了多久也没有知觉了。自到有人在惊呼窗外日出的壮观景色,我才揉着惺忪的眼睛,同样的被这一幕给震慑住了。



















摇摇晃晃~

终于抵达了简陋的斯里兰卡国际机场-katantunayake国际机场抵达站(题外话:虽然起飞与抵达终站在同一座建筑物,可是分了两个不同的名字,企图混淆视听的说,起飞:bandaranayake,抵达:katatunayake)。迎面的是一座和祥的佛像,所幸马来西亚公民旅游无需事先办签证,落地签证也在容易不过了。出了海关后,正烦恼这应该先到科伦坡呢,还是直上康迪,结果想了想,不如让这个旅程先苦后甜,先把比较劳累地放在前头,后面慢慢享受这异土风情。找着了免费从机场到巴士总站的巴士后,先前被当地旅行社缠上的麻烦事,也随着咸咸的海风忘了。在巴士总站有一趟从negombo前往kandy的直通车,只要车费130卢布,除了能体会一下reggie说的「秋明山漂移」外,更想的是看看从平原到高原的古路上的风景。车子在晃啊晃的开动下,当地人民也挤啊挤地上了车。原来前往这个斯里兰卡第二大城市的人也不少,kandy除了是高原外,也是很多旅客与人民涌向的地点。我们抵达机场的时间是当地的早晨七时许,可是太阳已经像马来西亚的十时许一样晒。



看着司机开始展示所谓的头文字D的漂移功力,路面也开始从平坦变成了蜿蜒崎岖的山路。顿时,窗外的气温也随之降低了不少,一个哆嗦,望窗外望去,看见了闻名遐迩的斯里兰卡橙黄的玉蜀黍。飘来一阵阵烫熟的玉米香味,才发觉自己已经开始饥肠辘辘了。在晃过了几个山头,我们终于在十二时许抵达了世遗文化古城-康迪。乘上当地特有的嘟嘟车,我们随意地在一家餐馆匆匆地解决了午餐候,随即联络了民宿主人给我们送上民宿,别以为在城市里的道路都是康庄的,都说了这是个高原,蜿蜒的山路总是在所难免的。把行李艰苦的搬到了房间后,才有机会细细地欣赏着远眺亚当峰的住宿。三千卢布一晚的住宿费加上西式早餐,就以这风景来说真的值得。blue haven guesthouse的老板是一个中年文质先生,先前与他电邮上来往就觉得他的热情真的让人无法挡,加上他也提供文化三角的旅团,所以我也没再做多打算的就决定住下了。虽然看官可能觉得这价钱有点儿贵了,可是他的舒适真的不在话下,加上他还免费给了我们半天的康迪城游,算是这样了。


第一天的行程总觉得干什么都不适合,只好选了看看文化舞蹈,以及较轻松的佛牙寺参拜礼。斯里兰卡在六时半已经是漆黑一片街道上在七时许已经是"翻跟斗都没车来撞你"的宁静。夜生活也不见得蓬勃,可能是因为这民风保守加上生活逼人来的因素吧!回旅舍躺了躺,也准备明天文化三角的一切事宜。